徐翔离婚案今日开审!210亿涉案资产待分割,牵动48万股民的心

合成-1_5.gif

尽管当事人仍身陷囹圄,但“股神”徐翔的这场涉及210亿财产的离婚案,依旧轻松搅动资本市场。

 

8月28日,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透露,8月29日上午,该院将在山东省青岛监狱依法不公开审理应莹诉徐翔离婚纠纷一案。应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离婚案在监狱开庭,徐翔也会出席。

 

8月7日七夕晚上,徐翔妻子应莹曾公开发表近2000字文章《应莹: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细述提出离婚的原因以及过往与徐翔相爱的点滴。

 

在文中,应莹还描述了一些曾经与徐翔生活的细节,包括婚后徐翔身价几十亿却舍不得买车;妻子生产时依然坚持操盘,自己的炒股心得等等……,满足了“吃瓜群众”对私募大佬的好奇心。

 

8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到应莹了解离婚案细节,并咨询多位法律界人士就本案作出分析。

 

“不是同一家法院,还不是同一地的法院,有多少效果只有天知道。”对于应莹的做法能产生多大的作用,上海公义律师事务所律师於炯表示并不乐观。

 

当日,记者还致电青岛中院询问财产甄别工作的进展,但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不太清楚。

 

“祛魅”股神

 

1998年,应莹与徐翔相识于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那时候应莹19岁,徐翔21岁。2000年左右,两人确定恋爱关系。

 

徐翔沉迷炒股,多次起伏,最终年少成名。2009年,徐翔前往上海,并成立了之后名噪江湖的上海泽熙投资。

 

工商信息显示,这家公司法人代表是徐翔,持股比例40%,母亲郑素珍持股55.2%,父亲徐柏良持股4.8%,妻子应莹为公司监事。

 

短短几年之内,泽熙投资成为中国最大的私募基金之一。泽熙投资的产品以股票型信托为主,尤以擅长“抄底”、投资风格“快狠准”闻名。

 

令人瞩目的是,在2015年的股市动荡中,泽熙旗下所有产品不仅成功逃顶,还依靠期间的反弹获得了超额收益。徐翔本人也从昔日“宁波敢死队”队长成为中国证券市场的超级玩家。

 

炒股对于徐翔来说是一种信仰,这种执着与痴迷,早已超越获得财富本身。

 

应莹回忆道:他婚后一度每周在沪甬两地奔波,身价几十亿却舍不得买一辆车;我在宁波临产时,他不肯放弃当天的行情坚持操盘,听到儿子降临后却对着电脑手舞足蹈;他曾写着密密麻麻的炒股心得,神神秘秘地要把绝招都教给儿子……

 

这些生活细节,还原了光环之下的徐翔,在应莹看来,其实他与普通人无异,他也有喜怒哀乐,也有自己知识的盲点和对新奇世界的渴求。

 

应莹还提到,他们夫妻二人对享受财富的态度都比较淡然,徐翔是个工作狂,抗拒社交让他几乎没有公开露面的机会,甚至外界也有诸多误解。“徐翔还是有责任感的,大事都是他拍板,丈人生病他来找医生等。”应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而她则将重心放在家庭上,抚育教导孩子,照顾双方老人,这几年来,无论外界如何猜测和各种传言纷扰,夫妻分工得当,于应莹而言,生活平静如水。

 

210亿涉案资产变僵尸资产

 

美好的生活在2015年被打破。11月1日,徐翔身着阿玛尼“白大褂”的被捕照片在网上疯狂流传,2017年1月,徐翔被判决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没收案件中违法所得约93.37亿元。

 

据应莹表述,徐翔案发后,家庭名下大概接近210亿元的资产都受到查封,这包括泽熙系公司的资产、徐翔父母名下以及夫妻名下的所有资产。此外还包括一些关联朋友的资产也一并查封。

 

应莹告诉记者,被冻结的资产种类其实比较简单,股权、现金和几套房产,包括儿子名下一套汤臣一品的房子,公婆名下一套,以及应莹和哥哥名下给她父母住的一套,而这套房子的购买时间是判决书认定的涉案时间之前。

 

据判决书认定,徐翔的犯罪所得为71亿余元。判决书第98页认定徐翔“所得赃款已全部被追缴”。

 

另据判决书:“本案三被告人的辩护人均提出‘公安机关扣押、查封三被告人的涉案财产,部分是他人财产以及与犯罪无关的本人合法财产’的辩护意见,本院将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予以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

 

 但“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予以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这句话成为应莹数年来最大的纠结。

 

应莹在文中提到,在徐翔案判决前,2016年9月,划扣个人银行卡余额约5亿,2016年11月至12月,划扣信托账户资金余额约100亿(未通过信托公司,直接从银行端划扣),判决后,2017年6-9月,划扣个人证券账户资金余额约16亿。以上划扣都是直接去银行划扣,没有收到任何手续,查询相关账户后才得知被划扣。

 

 2017年6月29日,应莹向青岛中院当面递交《案外人执行异议书》,法院回复提异议是应的权利,关于家庭财产的甄别肯定会有个结论,但近期不会研究,会先处理车辆。划扣资金都有手续,但不会给当事人。

 

按照刑期,徐翔将在2022年出狱,如果届时财产甄别工作还未完成,被冻结财产将如何处理?上海公义律师事务所律师於炯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徐翔刑满释放出狱,与对他要执行财产刑进行财产甄别,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应莹提出离婚,可能对财产甄别有促进作用,但是影响有限。 

 

诉讼之路多艰

 

于是在去年年底,应莹有了离婚的想法。徐翔入狱后,监狱允许家属一个月见一次,每次30分钟,见面是在狱警陪同下,隔着窗户通电话。“在那种状态下,很难提出离婚,难说出口”。于是,她写了一封信转给狱中的徐翔,但没有收到回复。

 

自去年10月见面一次后,近10个月,她没有再去探视徐翔。“现在他肯定知道离婚的事了”,应莹说,今年三四月份,自己启动了离婚诉讼。目前还没有明确的开庭时间,预计8月底会安排到徐翔狱中,到时希望双方可以有充分时间沟通。

 

应莹说,此次离婚,她只提出两个请求,一个是要求离婚;另一个是要儿子的抚养权。她说,离婚并非针对徐翔个人,压力主要来自外因。她希望换一个身份,重新有一个站位和角度。希望之后能以前妻的身份,卸下一些担子;以前妻的身份对财产分割事情有所推动。

 

应莹希望,法院有个清晰的甄别结果,哪些是个人的,哪些是家庭的,哪些是其他人的,在她看来,财产归属判决的时候就应该清楚的。但目前法院给她的说法是正在进行涉案财产的权属甄别。

 

两年以来,徐翔被冻结财产甄别工作还未有定论,究竟是遇到什么难点?而应莹提起离婚能否解决财产分割问题?

 

为此,多位法律界人士向记者分析了该案的难点。

 

1、案外人身份尴尬

 

国浩律师(南京)事务所离婚案诉讼律师汪素婷分析,应莹想通过离婚诉讼来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因为在徐翔刑事案件的财产甄别中,应莹只能作为徐翔妻子的身份,在执行财产保全阶段提出案外人异议,异议并不是单独的诉讼,其对抗力较弱。从此案件客观情况可以看到,保全异议或者执行异议提出到现在一直未得到明处理,实务中异议对法院没有一个明确的审限的压力。

 

应莹采取的这个两步走的方式在一般离婚诉讼中涉及财产复杂或标的大的案件,当事人结合具体案件时分析后也经常会选择先离婚后处理财产这个方式。应莹先解除婚姻关系,然后再以前妻的身份提出离婚后财产纠纷,这样在后案中法院就更有针对性地将案件焦点集中在财产的查明和分割上。”汪素婷律师说。

 

2、财产甄别难点

 

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副教授、英国爱丁堡大学法学博士林少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于婚后财产,原则上对半分。

 

因此,首先要区分婚前婚后财产。其次,法院之所以一直没有推动财产甄别的发展,一方面可能涉及徐翔的财产中合法与非法的界限没那么明确(比如用合法的财产进行内幕交易或操纵市场,所得后又再进行投资,如此滚动,确实很难精确甄别),另一方面,徐翔案涉及财产额巨大,甄别财产稍有不慎,也会导致结果相差悬殊,因此法院也会谨慎处理。

 

3、两步走效果存疑

 

“她可能认为,以她个人之力催刑事判决法院甄别财产力道不足,因为她连当事人都不是 ,而徐翔又在狱中,由此导致他们的家庭或者家族财产处于不确定之中,显然这是很不利的状况。

 

于是,她通过离婚诉讼来分割财产,让处理离婚案的法院来催促刑事法院加快财产甄别的进程 ,施加压力。不能说这对刑事执行法院完全没有压力。但是我觉得这种压力是微乎其微的。”於炯说。

 

汪素婷说,“这样的路径选择其实是最耗时耗力的,相信应莹但凡能够通过异议或其他方式来切割财产,也不至于采取这样的方式。不能说这个方法一定能解决财产分割问题,但是一个切入点和路径,有利于打破现在这个僵局,以此敦促法院积极实现对相关人士合法权益的保护。”

 

资本版图犹在

 

值得关注的是,应莹在说明中提到,目前她还在参与两个上市公司宁波中百(600857.SH)和大恒科技(600288.SH)的一些管理实务。

 

宁波中百是“徐翔概念股”。宁波中百第一大股东西藏泽添的控制人是宁波中百实际控制人徐柏良,其为徐翔的父亲。而第二大股东竺仁宝为徐翔案中同被判刑的竺勇的父亲。宁波中百控股股东的股份由此一直被冻结。

 

2015年11月1日,徐翔被公安部门带走。2015年11月10日,宁波中百发布公告称,公安部门对西藏泽添所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进行了冻结。

 

今年3月26日,宁波中百还发布了关于股东股份继续冻结的公告。控股股东西藏泽添所持有的公司354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和本公司自然人股东竺仁宝持有的公司1888万股进行继续冻结,冻结起始日为2019年3月26日起至2021年3月25日,冻结期限为两年。

 

大恒科技亦是泽熙系控股公司,前十大股东中,徐翔的母亲郑素贞持股1.29亿股,占比29.75%,但是其所持股权目前均被冻结。

 

应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目前两家上市公司运营情况还不错,只是在大股东缺席,股权冻结的情况下,对公司发展有一些影响。

 

记者统计发现,有关徐翔案的公开报道中,共涉及13家上市公司23名高管,分别为:

 

  • 美邦服饰(002269.SZ)董事长周成建;

  • 文峰股份(601010.SH)董事长徐长江;

  • 华丽家族(600503.SH)原董事长王伟林、大股东南江集团原董事长王栋;

  • 乐通股份(002319.SZ)原董事长张彬贤;

  • 明牌珠宝(002574.SZ)董事长虞兔良、原董秘曹国其;

  • 东方金钰(600086.SH)原董事长赵兴龙、原董秘顾峰;

  • 鑫科材料(现更名梦舟股份,600255.SH)实际控制人李非列;

  • *ST新梅(600732.SH)原董事长张静静、董秘何婧;

  • 向日葵(300111.SZ)实际控制人吴建龙、原董秘杨旺翔;

  • 金科股份(000656.SZ)原董事长黄红云;

  • 万邦达(300055.SZ)董事长王飘扬、原董秘龙嘉、财务总监李继富;

  • 中弘股份(退市)原董事长王永红、董秘金洁;

  • 赛象科技(002337.SZ)实际控制人张建浩、原董秘朱洪光、大股东天津赛象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财务主管刘桂荣。

 

上述高管基本在2016年1月失联的失联、被调查的被调查,然后在几个月后陆续辞职。A股浮沉,昔日这些风头正盛的公司有的被ST,有的已经退市。

 

根据市场统计,自2015年11月1日徐翔被依法逮捕至今,青岛市公安局冻结了徐翔持有的六家上市公司资产,分别为大恒科技、宁波中百、东方金钰、文峰股份、华丽家族、长航油运(已改名为招商南油),其中除华丽家族是由泽熙投资旗下投资企业持有外,其他股份分别由徐翔的妻子、父母和徐翔朋友等代持。

 

5家公司(剔除当时仍未恢复上市的长航油运)总市值从被捕时的669亿元,缩水至目前的228亿元,四年间市值蒸发近441亿元。5家公司最新股东总户数约为48万户

 

如果徐翔在2022年如期出狱,不知会对昔日战斗又遭遇滑铁卢的资本市场作何感悟。

来源:综合21资本、e公司官微

 

微信截图_20190823084511.png

返回顶部